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路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张会生 字世琦,笔名:思路。生于河南林州。中国艺术促进会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中国诗书画研究会研究员·中国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武术协会会员·河南省武术协会会员,太极四段,太极·气功一级指导员。市健身气功协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 古代超級大國的概念與東西文明的不同起源 (2012-02-18 15:28:10)  

2016-12-13 18:4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路拙对
      壸中蕴酿时辰短 杯里品酌日月长
古代超級大國的概念與東西文明的不同起源
石軒

本文所謂古代超級大國系指文明剛剛開始時﹐古人所知世界中遠遠大於他國的大國。這樣的超級大國沒有旗鼓相當的國家與其爭霸﹐得以內省而求方向﹐道法自然﹐即以人類的天性做指導原則﹐結果是和平大國。由於古人地理知識有限﹐他們可誤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認為自己的國家代表整個人類﹐而這些認識都會導致他們人文主義的施政方向。這和西方古代你爭我鬥而建立的城邦國家不同。所以古代超級大國的有無標誌着東西方文明進化的不同途徑﹐本文擬詳細討論這一概念與古文明發展的關係。

中國文明的創建起源於超級大國﹐並且延續數千年之久﹐直到宋朝時期﹐北方少數民族才建立起規模宏偉﹑建構複雜的國家系統。而中國第一個朝代﹐大禹建立的夏王朝﹐有五服的劃分﹐其週邊稱為荒服﹐可理解為沒有國家形式的荒原。作者以為﹐這是我國道家傳統源遠流長﹐遠古文獻一再強調德政與道法自然的原因。

《易經·觀》上說﹐“觀天下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設教﹐而天下服也。”《易經·系詞》又說﹐“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顒t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這些話說明﹐人類剛剛進入文明時﹐仍認為自己是自然界這一和平大國的一員﹐想模仿神明萬物來指導人類社會。

道家文獻有將人類世界理想化成一個和平大國的論述。老子說﹐“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大。(35章)” 這裡執大象﹐就是實行大道原則﹐一切順歸自然﹐萬民來歸附﹐和平共處﹐所以有安平大的結果﹐安詳﹑平和﹑宏大。最後一個字或為太﹐其意思仍是大的意思﹐和後來道教徒提倡的太平盛世是一個意思。

這裡的和平大國究竟多大﹐老子沒有說﹐但既是和平自然﹐就沒有必要分你我國界﹐所以理想中的和平大國應包括整個世界﹐比現在的聯合國還要大一些﹐把那些沒有進入聯合國的國家與人民也包括進來。但每個村落的人民仍可生活在老子第八十章所講的小國寡民社會裡。這個和平大國是否有政府﹐老子也沒有講清﹐但使有政府﹐這個政府的存在不為人民所察覺。所謂﹐“太上﹐下不知有之”(17章)。在文明出現以前的地球正是這樣一個人類的和平大國。

卡爾·楊格(Carl Jung, 1875-1961) 首先提出集體潛意識 (Collective unconscious)的概念﹐即人類生來具有的潛意識。此種潛意識的存在與民族文化以及時代﹑地域無關﹐是人人到一定年齡或一定人生經歷後都有的潛意識。如一歲的嬰兒都知道害怕生人﹐而五六歲的孩子看到一大一小的兩個並列的物體時﹐就認為大的物體是男的﹐小的是女的。楊格的集體潛意識可用來解釋早期人類的社會行為。

現代心理學家認為﹐道家主張的天人合一﹑萬物一體﹐不過是我們祖先內省時潛意識的自然流露。宗教心理學家們已清楚地顯示﹐這種天人合一的精神狀態﹐正是宗教追求的神秘性的內心宗教體驗(Spilka et al ﹐1985)。毋需指出﹐這種體驗是愉快與神聖的。現代遺傳學家們甚至能確定這和某些基因有關(Kluger et al﹐2004)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道家的和平大國理念出自中國古代的天人合一的潛意識﹐但二者的思維方向是一致的。在文明開始以前﹐人們生活在部落中﹐那時的人當然也知道週圍還有其他部族﹐也會推知整個世界上布滿的人類的部落﹐包括動物在內﹐也就是說史前人類會意識到道家和平大國的存在。早期人類很可能有將人類視為一體的意識觀念。

雖然中國文明從何時算起,學者們尚無統一的意見,但中國國內學者都普遍認為中國數千年的朝代系統開始於夏朝。中國古代文明起源的黃河流域一馬平川,并無兩河流域古希臘的沙漠山脈的阻隔。西方人類學家列出國家出現的條件為﹕1) 人口密度高於每平方英里20-30人﹐或村鎮人口達數千人﹔2) 高度發達的農業﹐所產剩餘糧食可長期儲存﹔3) 地理屏障﹐或週圍都建立了國家﹐使國家出現後不滿意的人無法逃脫(Harris﹐1988 )

近人宋鎮豪估計夏朝人口在240-270萬之間(宋鎮豪﹐2005)﹐縱使夏朝疆域難以確定﹐其人口密度絕沒有達到每平方英里20-30人的水平﹐但這不排除某些地區達到這一人口水平。由於沒有地理屏障﹐高人口密度地區可隨時向四方疏散﹐故仍未有國家出現的人口條件。被認為系堯與禹都城的山西陶寺城址﹐面積二百余萬平方公尺﹐挖掘到1300余座墳墓。陶寺居民數目可能沒有達到數千乃至萬人的水平﹐其他村鎮就更不可能達到這一人口的水平。這樣看來﹐大禹時期的中國﹐人口密度可能沒有達到引起廣泛衝突而導致國家建立的程度。西方文明走的道路是﹕廣泛的暴力衝突導致對抗的軍事力量不斷升級﹐最後走向武力統一的道路。我國到春秋戰國時期才出現這樣的情形。與此相一致的是﹐夏朝都城多次遷移﹐而學者們認為當時的農業和後來的商朝與西周一樣﹐為刀耕火種的原始農業﹐需要數年換一次地方。總之﹐中國第一個朝代出現時﹐可能地廣人稀﹐暴力社會衝突可能存在﹐但不普遍﹐規模也不大。

中國黃河流域旱澇頻仍﹐自然災害無疑會導致人們聯合起來﹐這有大禹治水而建立第一王朝的史實支持。但我以為自然災害導致部份地區食物缺乏﹐爭奪現有食物導致小規模暴力衝突也是中國建立國家的原因之一﹐這與中東人口高度集中在河谷地區而形成的人口壓力不同。前者原初社會部落之間的聯繫構成二級社會的社會活動空間﹐但不足以代替原初社會內部的社會關係﹔後者人口聚集﹐打破原來氏族系統﹐二級社會佔了統治地位。《史記》開頭就說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說明制止部落之間的暴力衝突是中國國家建立的另一原因。暴力衝突由近年來發現的數十個圍有城牆的史前城址所證實。《淮南子》提到大禹叫人毀掉城牆﹐從反面證實第一個國家的功能之一是制止部落間的暴力衝突。所以我以為這是中國古代國家政權的職能之一﹐就是如同今天的聯合國一樣維護和平﹐懲罰制裁侵略者﹐也正是出於古代和平大國的理念﹐即對違反這一理念的行為進行鬥爭。所以《淮南子·本經訓》中說﹐“古者天子一畿﹐諸侯一同﹐各守其分﹐不得相侵。有不行王道者﹐暴虐萬民﹐爭地侵壤﹐亂政犯禁……乃舉兵而伐之……卜其子孫以代之。”

據說﹐禹會諸侯於塗山,有万國。即可推知其諸侯國都是些數百人以下的原初社會,或稱部落。即使夏本土內,也不過是由村庄部落直接向王朝交稅罷了。據王玉哲意見﹐我國古代的國家只是散在的點﹐並沒有面的概念(王玉哲﹐2004﹐73-80頁)。這些都說明﹐我國文明出現時﹐地廣人稀﹐暴力衝突的機會不多。和我們目前的社會情況不同﹐和古代西方的情況也不同。這也和中國古書對夏文化的概括性描述相一致。古書說,夏尚忠,尚儉,敬鬼神而遠之,這些特點與道家所描述的原初社會相符合。夏王朝政府雖為二級社會﹐但建立在原初社會之上﹐仍以原初社會為模式﹐這也是他們知道的唯一社會模式。

古印度河流域文明也和我國夏朝一樣﹐是與道家和平大國理念相一致的古代超級大國。古希臘的克裡特島雖然不大﹐其國家卻是島上的唯一超級大國﹐遺留下宏偉複雜的宮廷遺址﹐足以顯示他們已進入國家文明。古印度河流域文明與克裡特島都以和平為宗旨﹐缺乏戰爭的設施。我國夏朝大禹時既使有軍隊與武器﹐也和龐大的國家不相稱。和三苗發生衝突﹐舜帝令人舞干羽於兩階﹐而化解了這一衝突(尚書大禹謨)﹔另有記載說禹將三苗趕走了。據科學家的觀測﹐這正是包括猿猴在內的動物界化解種屬內部衝突的辦法﹐它們通常裝腔作勢﹐威嚇對方﹐很少真的動武﹐既使動武﹐也以其中一方退出戰場結束。

堯舜禹時代被后人推崇為中國的理想社會﹐后代的楷模。當時雖有階級分化但不嚴重﹐雖有暴力衝突但不普遍﹐和中東與歐洲相比﹐規模較小(安德森﹐2000)。安德森認為﹐與中國相比﹐中東與歐洲文明使用大量的奴隸﹐組織嚴密﹐政治權威較強﹐生產剩餘較高﹐戰爭規模也就較大(安德森﹐2000)。最近位於兩河流域的敘利亞發現規模宏大的古戰場﹐考古學者發現1200顆以投石器發射的橢圓形「子彈」,及約120個較大的泥球﹐或可認為是砲彈。時間大約在5500年前﹐恰在文明剛剛開始的早期階段(世界日報﹐2005﹔University of Chicago﹐2005)。所以古希臘學者赫拉克利特說﹐“戰爭是一切之父﹐戰爭是一切之王。戰爭使一些成為神﹐一些成為人﹔一些成為奴隸﹐一些成為自由人。”可見中東文明是在暴力衝突中誕生﹐這和我國堯舜禹的理想化王國截然不同。

只有在二級社會中社會秩序無法維持時﹐武力才是社會等級的決定因素。中東兩河流域第一個出現的國家是城邦﹐而中國與印度第一個出現的國家是如同今天聯合國似的和平超級大國。這也就符合張光直等學者所指出的﹐中國是文明進化的常規而中東與西方系突變和歧出(breakouts) (Lamberg-Karlovsky﹐2000)。這或者可以解釋何以中國文明數千年連續不斷﹐而西方文明為斷續的。也說明何以中國不斷標榜上古時期為人類的黃金時代﹐尤其道家更以古朴社會為理想。印度河流域文明的消失或為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或為外族侵略。原初社會只有一種﹐因為它由人類天性做基礎。二級社會可有無數種﹐不同的結構﹐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思路﹐也就解釋西方文明的此起彼落了。歷史上經常出現用武力征伐來建立超級大國的努力﹐與本文古代超級大國不同﹐但視人類為一體的理念是相同的。西方的武力超級大國文明開始於亞歷山大大帝﹐結束於羅馬帝國﹐前後數百年。

兩次世界大戰也可以看成是以武力開創超級大國的努力﹐人們如法炮製﹐用和平方法建立聯合國﹐而聯合國無疑為世界的和平與穩定起了決定的作用。各國之間可以衝突與征戰﹐但一到聯合國就得講合作與和平。現代建立聯合國可以說是理性思維的結論﹐而古代人未必有今天的理性思維﹐而同樣有和平大國的理念。堯舜禹時期的中國也如今天聯合國一樣﹐以人類的和平與福利為目標。所以我們可以說﹐聯合國的建構﹐是我國古代人民思想的再現﹐而古人思想不過是人類天性的自然流露。不管二級社會如何變化﹐人的天性並無變化﹐所以人文主義的進程﹐也是人類在二級社會的混亂中迷失方向而後找回自我﹑重回原始的過程。

***

 

[转载]转载: 古代超級大國的概念與東西文明的不同起源

 

胸有宏图乾坤大  心无私念天地宽

(unknown)

 

[转载]转载: 古代超級大國的概念與東西文明的不同起源

 

胸有宏图乾坤大  怀藏诡计心眼多

(沙螺壳)

()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