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路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张会生 字世琦,笔名:思路。生于河南林州。中国艺术促进会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中国诗书画研究会研究员·中国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武术协会会员·河南省武术协会会员,太极四段,太极·气功一级指导员。市健身气功协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楹联选粹[一] (2011-02-21 22:43:47)  

2017-03-13 23:5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楹联选粹[一]

成联卷 题署类


胜棋楼【酒色贼】
湖山本无主,到九曲回廊,莫向烟波诘姓字;
胜负俱千秋,剩一枰残子,徒留经纬待君臣。

来者评:老题新作原属不易,此联凌清人联风格调,另辟蹊径,俯仰自得,结句七字更是翻典雄视,苍然万古,大佳。

岳阳楼【痴儿】
名楼辉岳麓,有李杜诗篇,范滕文字,江天风月从兹领;
胜境荫儿孙,看世间宠辱,人生忧乐,功过是非待后评。

一脉花香评:架构可以,上联言与楼相关的人物,下联转到当前,整联未出新,功过是非四字似乎没有什么着落。

岳阳楼【兰陵主人】
大抵圣贤皆寂寞,问诸客往来,有几人先天下而忧,后天下而乐;
中原形胜在潇湘,看老夫行止,扶一舟顺江水而至,饮湖水而归。

怀抱昆仑评:今人撰岳阳楼联不可谓不多,然立意出新者罕见,此联亦然。惟有法度可观。

题黄鹤楼【邹玉麟】
忆昔才人题咏,数诗中风物,何处领玉笛梅花,仙人黄鹤;
至今江汉苍茫,看楼外帆樯,几番接青山晚霁,翠屿春云。

不要不是斋评:作黄鹤楼题咏,古往今来不计其数,此联成功之处似乎不在于五彩缤纷的具象,而在于“何处颂”、“几番接”两处领字的精彩到位,两点遗憾:联末八言句对仗或可再工;重一“人”字。

题黄鹤楼【饭量憨大】
黄鹤解诗文,读崔李七言,为之飞动;
雄楼霸荆楚,命龟蛇二将,镇此江山。

谢青堂评:把黄鹤高飞之因别解,所谓翻空易奇。上联是写黄鹤楼之来历,从历史元素中,抓出奇异二字。下联转而抓住一个霸字,将名楼的雄浑堂皇写出。黄鹤楼古今对联极夥,故此等题联最怕人云亦云,此联差能跳出。

曲江池阅江楼【林南】
高阁领湖山,北拱南垂,四望风烟供带励;
大江流日夜,披今沥古,一楼云水接苍茫。

金锐评:文辞清丽可读。然如此发端,几成套路,两结略有生气,亦前人道尽。林南兄不免,余亦不免矣。

拟题阅江楼【一散人】
把盏趁春风,第一楼前,有客泛舟游上苑;
凭栏思往事,初三月下,何人纵马看长安?

谢青堂评:将历史之思和现实之景有机融合,用语俊爽之中,也透着一种豪迈。

藏书楼【轻雪】
一楼萃今古奇文,且开卷敞胸怀,以英雄肝胆为砥砺;
满腹蕴湖山清气,好借书张羽翼,与天地精神相往还。

老雨评:是女子手笔,而有奇气。“且开卷敞胸怀”,“好借书张羽翼”,颇赘。

藏书楼【兰陵主人】
世间有未曾读之书,更须眼界放开,莫向人前夸万卷;
天下无不可为之事,且将心神束起,来寻董老话三余。

来者评:化前人字句铺张开来,言读书稳切,惟未见有楼,微瑕。

题晴雨楼【清风知者】
花飞四季晴中雨;
山拜一尊云上楼。

来者评:嵌晴雨楼,下联造语奇峭,颇具意味。

虚拟“百花楼”【落寞孤鸿】
一阁尽群芳,问亘古文人,谁曾至顶;
千秋多绝笔,唯清明月色,可与比肩。

老雨评:此楼似是臆造之物,故难以置评。“至顶”“比肩”,对仗工。

题滕王阁【金锐】
数日未题诗,只消磨杯酒余生,风雨百倾山复水;
何人空设榻?亦辗转层楼旧事,烟波一序古而今。

老雨评:上联概己,下联神交古人。

滕王阁【兰陵主人】
降人才莫拘一格,盛会于斯,要主不主,宾不宾,方想见阎公雅望;
共明月何止三分,良辰值此,问水中天,天中水,可较量帝子当年。

来者评:非寻常套路,旁敲侧击,曲笔扣题,至末句方见眉目。

憩心阁【瑜桥】
偃嚣尘以养陶然,风月慰幽情,最喜云山开朗抱;
揽翠竹而添恬静,烟霞生妙义,难消诗酒醉高怀。

时习之评:谢青堂曾言此联“平和洒脱,文字功底深厚”,诚然。

惠州挂榜阁联【白云乡黄叶村】
下笔千言,料他日必芳兰桂;
登楼一笑,看我才岂是蓬蒿?

一脉花香评:中规中矩,末句化李白的诗句为主题服务。此联让我想起阮元题浙江贡院联:“下笔千言,正桂子香时、槐花黄后;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阮联切题切地,而且很洒脱,对比看来,此联没有切到“惠州”,所以就显得不那么高明了。

登采石矶三台阁【谢青堂】
天放大江流,重来啸傲登临,对万古风烟,应消块垒;
山留明月在,惯看狂歌痛饮,笑几人诗酒,可契青莲。

寂寞西风评:酣畅淋漓,有此何妨作牛渚高咏?

题琵琶亭【饭量憨大】
谁弹月色在波澜,漫把新词,重翻古调;
我携诗心以游乐,虽深情至,而大笑还。

老雨评:上联写古人,下联写自己,条理分明。只结句“大笑”不知从何而来。

题琵琶亭【金锐】
亭外待何年,烟水无情,尚有风来听太息;
天涯拨此曲,琵琶有泪,是如人去不重逢。

来者评:上联以景抒情,无情物衬有情物,读之倍感苍茫。下联点题及人,天涯一曲,恍若隔世离空,对物是人非,黯然滋味无穷。

琵琶亭【不要不是斋】
荻花枫叶依然,叹如今谪作诗奴,谁为我弹秋瑟瑟;
烟树江亭何在?若此夜呼来酒客,自无人问月苍苍。

来者评:以白居易诗景作铺垫渲染,追古抚今,抒怀中犹见惋惜,两结句情感相依。

琵琶亭【故园天籁】
问何日风云无碍?大道直行,不复有天涯之叹;
愿此亭花叶重新,群贤毕至,再来听弦上之音。

寂寞西风评:翻案文章,作得磊磊落落。然起首即着一问字,亦见作者忧思,知今日尚非大道直行之日也。

琵琶亭【燕七】
谁是湿衫客?取酒独倾,万古浮云沦过眼;
我为问曲人,倚亭相望,一溪流水足倾心。

不要不是斋评:时空流转,虚实相生。手段了得,“为”字可酌。(金锐按:重一“倾”字。)

题爱晚亭【一树缤纷】
览胜不辞放眼飞,犹爱此霜叶尽燃,夕阳半落;
坐亭更欲结庐住,好教吾心同岳麓,诗比樊川。

不要不是斋评:一“画”一“话”,章法井然。

爱晚亭【不要不是斋】
慎斋去后,酒便多情,醉了我心染林尽;
诗意浓时,亭如有翼,飞来此地占秋多。

怀抱昆仑评:亭如有翼,飞来此地占秋多,此一句妙不可言。惜全联嫌涵蕴不足,一憾。(时习之按,重一“多”字,然瑕不掩瑜。)

题陶然亭【金锐】
山外惯孤吟,只休言白傅诗,为我留香一哽咽;
客中多远别,好拟作黄花节,因亭置酒赋归来。

怀抱昆仑评:金锐去岁亦曾撰陶然亭联,去岁联以技法见长,句式变化新异别致。而此所作虽立意有所不同,惜未能有所提升,况技法亦未有突破,是为一憾。所幸着笔致尚当得风流二字。

登采石矶捉月亭【纳兰飘雪】
我来信步欲登台,问头上仙人,何时捉月?
君去已然皆搁笔,看面前学士,谁敢题诗。

怀抱昆仑评:皆熟语,意亦觉熟滑,惟文笔略有可取。

孤山放鹤亭【酒色贼】
一万里来寻知己,对陈迹沧桑,怕向九天投鹤影;
千余年不见骚人,自先生行远,何妨独我作花痴。

寂寞西风评:“花痴”语能切其地,“何妨独我”,则又见狷者之态。然而此句究嫌其有雕刻态。

落梅亭【酒色贼】
江城寻胜迹,忽来黄鹤楼头,怪李青莲装佯作癫,兀自吹将甚玉笛;
天地任悠游,转将孤山亭左,恨林和靖登徒无赖,千秋占尽我梅花。

时习之评:立论新奇,似尚无人道出。然抨击李林,未免有刻意出新之嫌。此为险中求胜之举,果能胜否,未可知也。

观云亭【放牛娃】
亭前自有洞天,怪石峥嵘朝玉阙;
此处别无长物,飞云恣肆戏红丸。

白衣孤鸿评:不直写亭而以亭外风物反衬亭之格局,别是一种思路。末句对仗工整,气势雄浑。

听松亭【落寞孤鸿】
与梅竹并称三友,偶过斯亭,何妨小住;
同云鹤共聚一家,未曾洗耳,安敢倾听。

怀抱昆仑评:两起句皆作超尘之想,惜承接两句境意均未有所拔高,此美中不足之处。

观瀑亭【北纬42度】
石迸惊雷,山犹怒也;
天垂素练,谁可拾之。

金锐评:“怒”字有生气,“拾”字有神致。摹景亦传神。

落霞亭【一脉花香】
此心孤鹜同,任几处纷飞,总相依长天秋水;
放眼无人在,只群山隐约,略可辨才子当年。

怀抱昆仑评:于怀古中而生感伤之念,虽熟而不觉浮滑。惜字里句甚少新意。

题风波亭【风中飞絮】
烟雨此间多,叹壮志未酬,千古凭栏悲热血;
风波平地起,问英雄何在?一亭独秀鉴忠良。

白衣孤鸿评:正统的笔法与结构,体气流转。然造语无奇,皆人人意中词句,试深思之,或可别造天地。


古郡亭【时习之】
伍相驱车,白公倚枕;
文忠留句,武肃弯弓。

不要不是斋评:一句一人一典,入微入境入神。

古郡亭【青衣侯】
南来寻刺史歌吟,桂月江涛,想当亭畔清游,一郡湖山唯此好;
西去望洞庭烟水,尘襟名醥,同是天涯谪守,千秋风雨卷潮平。

一脉花香评:此古郡亭是虚拟的钱塘江望江亭。上联从白居易《忆江南》中的景物入手,引出末句“一郡湖山唯此好”;下联由此亭联想到岳阳楼,作者可谓是联想高手。末句言风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将整联主题升华。

题古郡亭【饭量憨大】
吾自东荆河顺水而来,吹英雄故里箫声,与浙江潮两相激越;
亭在西子湖荷花以外,寻山寺月中桂子,得白乐天一半风流。

金锐评:此联不析其脉络,不知其妙也。作者监利人士,即发端之东荆河畔,正伍员同乡也。传伍子胥冤魂化浙江潮,故有“英雄故里”、“两相激越”诸语。如此运笔,直如一小队深入敌营,大军遥相呼应,分而击之,妙不可言。对幅则纯以韵胜。此联可与刘太品先生“桃源洞”一联并赏,刘先生联以雄厚胜,此联以情调胜,然细节处或终逊一筹。又,“白乐天”似不若“白文公”之雅正。重一“子”字,实避无可避,奈何。

古琴台【丫头他爹】
高山流水两依然,许我再续心弦,挥手正宜弹古调;
梧叶梅花皆梦耳,仰天一焚诗稿,登台我亦谢知音。

一脉花香评:重了“我”。“仰天一焚诗稿”,性情足显。

古琴台【酒色贼】
两千年史事钩沉,忆兰契当时,引来者登临慨叹;
一万里汪洋不返,问琴折而后,复为谁终古伤怀。

老雨评:用语有沉郁气。“复为谁终古伤怀”,有“微斯人吾谁与归”之叹。

古琴台【林南】
一台集山水清音,问弹者谁,而听者谁?四顾苍茫惟我影;
千载寻俞钟故迹,斯人何处?此身何处,几回俯仰笑尘寰。

来者评:由古而今,念人及己,问得其所,叹得其然。字面清新可读,联有孤高之调。

联题金陵凤凰台【纳兰飘雪】
凤凰一去不回,莫说好山户下,真无来者;
胜地千年无恙,应信明月台前,总有知音。

金锐评:“好山户下”四字牵强。此联似欲仿李太白诗,然既少沉郁之气,亦乏俊逸之姿。

登望江台(嵌“临屏擂台”)【一脉花香】
日暮独登临,听滚滚江潮,谁擂战鼓;
台高宜远眺,看层层岭嶂,我列屏风。

怀抱昆仑评:嵌题字不觉强力而为,况联语雄健与题暗切,实属难得之佳作。

题听泉榭【清风知者】
俯首方觉新月近;
平心始慕古泉清。

寂寞西风评:下联用“慕”不如用“见”,盖有慕则心尚未平可知也,虽远于烦嚣,终是第二重境。

洗云轩【俞桥】
憩心却俗尘,风月对开,得淡泊而孤隐;
养志萌幽趣,烟光微卷,枕清凉以自怡。

怀抱昆仑评:风月烟光之语皆平常景象,然与对开、微卷组成境象却令人瞠目咂舌,不可不谓神来之思。余皆黯淡。

题洗云轩【邹玉麟】
掷笔到湖山,叹过眼成空,旧处吟哦今小酌;
凭轩遥想象,撷浮云一洗,迟来风雨正闲秋。

谢青堂评:掷笔句照应了旧处吟哦今小酌,凭轩句则从空里发挥,撷浮云云云,想象横生,末尾句忽又一转,萧索毕见。读罢有神寒之感。

题大觉寺【侯汤人】
寺临街市,尘嚣梵唱何为别?
塔宿鸟禽,佛骨鸿毛一样轻。

一脉花香评:众生平等,是佛家思想。从寻常物事悟出佛家道理,实属不易。

鸿恩寺联【时习之】
修依直道,齐依恕道,治依王道,平依天道,放眼观八万里寰球,行事终须依正道;
生报师恩,子报亲恩,臣报君恩,民报国恩,从头鉴五千年华夏,为人应识报鸿恩。

一脉花香评:娓娓道来,写出了为人处事的道理。虽然前面一连四个排比句,但都很好地归结到末句,所以不觉滞顿。

湖北安国寺征联【云深不知处】
人心即苦海,要整治疏通,勿使劫波流入世;
此地纵空门,非功德圆满,哪得和尚悟成佛。

不要不是斋评:首句想象高奇,直灼人心!世间和所有?人心之贪欲致成浊世,难怪乎世间屡有“劫波”。下联更进一层:既然苦海在人心,那么又何必非要入此地空门呢?另外,即使入空门后“功德圆满”,又何空之有?警人至深。惟末句遣词略实。

化身佛殿楹联【雾霜雪】
万里山河天眼彻;
大千世界法身虚。

不要不是斋评:“彻”、“虚”二字颇为毒辣,是为联眼。

浙江奉化万寿寺大雄宝殿联【抱犊散仙】
何谓大雄?纪经数千劫沧桑,无改释迦教旨;
漫谈因果,欲携卅六峰烟雨,澄清世道人心。

不要不是斋评:凡为“大雄宝殿”作联者,似未见有从“大雄”做文章的。本联独具慧根,释其“教旨”,荡开一境。问因果于佛,实人之愚也。殊不知世道之炎凉、人心之冷暖,即为浊世之因果轮回也。

法门寺般若门楹联【雾霜雪】
入净入染,入圣入凡,一真归我心,灵境何须他处觅;
无始无终,无生无灭,诸法尽空相,玄机当在悟中求。

来者评:取佛家语,两结句心法相承。

题般若门【塞上长城】
果能无欲无求,得佛法虚实,六道皆来真智慧;
竟是不生不灭,看莲花灿烂,十方长放大光明。

老雨评:以佛语阐佛理,切题。

弥勒佛【林南】
一笑即玄机,莫谓笑古笑今,实为笑己;
遍观方自在,都来观形观色,何若观心。

来者评:以古、今、形、色为衬,写玄机,写自在。两结句直指人心,故佳。

题大肚弥勒佛【抱犊散仙】
拎布袋空空,未必空空非妙谛;
敞襟怀坦坦,是知坦坦即真禅。

白衣孤鸿评:“拎”与“敞”字破坏语感,可删。后七字有哲思,切弥勒佛之态,然终觉过熟。

题大肚弥勒佛【抱犊散仙】
欲学他大肚能容,到心无挂碍时,自然如是;
应笑我尘缘未了,作梦有嗔痴想,何以释之?

谢青堂评:此联之佳,在真实二字。只从一凡夫的见解角度来说,更容易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都知心无挂碍就可以成佛了,然则颠倒嗔痴,更有何人解脱?既明了这点,这笑,或也是超脱以后的笑。

香山寺【雾霜雪】
寺古不识甲子,年年秋色同,淡看黄花诠妙谛;
山深自远俗尘,寂寂钟声晚,闲拾红叶写真经。

寂寞西风评:两结句甚好,是枯禅中情味。然终嫌结构起伏、境界扩展不够。

题大禹庙【饭量憨大】
水脉民心以疏通为善,愿后世诸公,深察此道;
山川人物萃淮泗之灵,有先贤遗德,余佑斯城。

白衣孤鸿评:款款而谈,雅正平和,有中庸之风。唯觉收之过粗。

题武侯祠【一脉花香】
竹外邻汉昭烈陵园,君臣对望千秋,堪怜两表酬三顾;
祠前有岳将军手笔,文武相知异代,怅恨孤忠泪满襟。

寂寞西风评:上下各以第二言挽合,可称极有力。而用堪怜、怅恨二语,隐见后主高宗,令人郁结欲死。对望二字,可称善于刻画,亦佳。

岳阳双公祠联【一散人】
所谓万古余香,此流传滕宗谅声名,范希文手笔;
且看双公并祠,正管领二千年楼阁,八百里洞庭。

一脉花香评:上联点出所祀二人,下联综合起来,以景物作结。整联以工稳胜。觉上下联起笔两个字没用。

岳阳双公祠联【时习之】
天下崇楼杰阁,尽有文章,试问题诗崔颢,作序子安,谁具范公忧乐念?
从来迁客骚人,唯多感慨,且看甫谪一年,即兴百废,众钦滕守治平才。

老雨评:扬范滕抑崔王,联以思胜。

双公祠联【看渊明】
俎豆水云间,忆滕吏多才,独善经营兴百废;
馨香祠宇外,有范公一起,长传忧乐到千秋。

谢青堂评:采用分题法,上下各写一人,写的也都是各自最为世人熟知之处,难得笔无剩语。

吴公(吴棠)祠联【白云乡黄叶村】
邻承恩故里,幸能闲话因缘、细敲文字;
鉴忠节肝肠,并使东南有保、草木知名。

老雨评:拉人作衬,十分贴切。

题文天祥祠联【一散人】
丹心照汗青,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正气贯天地,下为河岳,上为日星。

寂寞西风评:全联纯用文天祥集中语出之。得“生铁铸成”之意。

长沙贾太傅祠堂【金锐】
履迹满湖湘,故宅重寻,止余松柏梧桐,与杜工部毗邻而望;
生涯最萧瑟,长沙远谪,可叹文章家国,并屈大夫终古相传。

怀抱昆仑评:质丰而骨弱,文佳而意堕。

拟题漂母祠【老雨】
赠以财不如赠以言,藉当时语重心长,终砺乞儿成国士;
瞻其庙无忘瞻其德,嘱此后扶危济困,休图一饭易千金。

谢青堂评:上下起手两句,笔墨流转间,含义已经不同凡响。到最后“休图一饭易千金”句生面别开,兼具警策,更是他人屐齿不能到。

题枚乘纪念园【五湖散人】
别仕宦以归淡泊,想当年翰墨飞香、蒲轮留迹;
醉赋辞而任逍遥,欣此处名园遗韵、淮水流芳。

一脉花香评:应征联的一般写法,工、稳、切。上联忆当年,下联转到此时此处的景致,而所联想到的均是枚乘的品性。

题陈星聚纪念馆【老雨】
台湾向为凶豺狂寇所窥,赖我公舍命图存,免使衣冠沦异族;
斯世正当虎斗龙争之际,愿后悲开来继往,誓教枭獍拜中华。

白衣孤鸿评:起句便古,笔力矫健。上联披肝沥胆,作敬仰语,下联呕心沥血,作希望语。陈星聚若得此联,当九泉含笑。

汉上林苑【塞上飞鸿】
帝威何在?看古道残阳,恁寻他,弯弓宝马旌旗猎;
胜景重来,忆霜天晓角,惟剩此,芳草流莺林壑幽。

时习之评:抚今追昔,吊古抒怀,亦颇切上林,惜尚未尽脱前人窠臼。

拟题重庆南山植物园之“兰园”【不要不是斋】
空谷仰高寒,天意难违,浊世何堪君子众;
小园横剑气,本心自许,幽怀岂必美人怜。

老雨评:写物而寄深思。

题壶园【单钓二万】
最相宜养月养风,载诗载酒,揽天地一壶中,是何人醒而又醉;
也不必称王称帝,修道修仙,问古今三界内,有几个劫后重来。

怀抱昆仑评:立意高远,法度森严,一气而下略无阻碍。然观之处略觉似曾相识。好则好矣,却未尽脱描摹之实。

陈家书院【金锐】
考史上循承祚笔;
传诗力复拾遗风。

来者评:金锐成此联与我相关。十一月我到陈家祠拜会李会长,其间金锐来电,正好告之,片刻,其发来一联:“考史上循承祚笔;传诗远继拾遗风”,此联竟借《三国志》作者陈寿之字(承祚)以及陈子昂(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入联,双关高明且工对非常,与在场人士分享,皆颂其才。现改“远继”为“力复”,虽不至工,然力度犹胜。

题淮安常盈仓【看渊明】
似无荒季,叹春也运!秋也运!
未有亏时,问仓常盈?民常盈?

时习之评:常盈仓乃漕粮转运之仓,无关丰歉,无关民间。以此立论,新颖而有力。

题长城【饭量憨大】
一万里巍峨独立,认西风猎猎,铁马萧萧,到底不曾分敌我;
数千年感慨沉吟,问白发苍苍,荒坟累累,其中几个是英雄。

寂寞西风评:上联于今视昔,虽疑是诛心之论,而实为新警之言。所谓蛮触纷争,而不知其所据一蜗之角而已。下联承上联而来,“其中几个是英雄”之言,自是题中之意。

题灞桥【塞上飞鸿】
灞水桥头,万里飘萍君远去;
绿烟深处,一支折柳我曾来。

寂寞西风评:风格清新秀气,不作冗语。飘萍折柳之对亦甚工巧。

灞桥风雪【谢郎衣袖】
尝与少年游,值灞上春归,满眼柳绵吹作雪;
何须儿女别,将杯中酒尽,联峰山色送过桥。

寂寞西风评:灞桥风雪而别解之,此为上联末句所以奇。下联“联峰山色送过桥”亦觉英气逼人。

拟题灞桥区联【一散人】
古道东行,浊酒一杯船在水;
长桥北望,阳关三叠柳如烟。

一脉花香评:拿时先生的话来说,此联“既切灞桥,又切柳,还切离别,句句和主题密切相关。”可以说,“这联就是为灞桥写的。”

大雁塔【邹玉麟】
雁影渺何年?看此处慈云净域,终古尚留三藏序;
诗怀同万代,问几人登塔题名,晴川不尽七层愁。

老雨评:上联切其地,下联写感思,“七层愁”奇语也。

题西湖小小墓——慕才亭【谢青堂】
洁质本相如,与岳柏逋梅,平分千古西泠,秋水芙蓉难再得;
才情休更慕,尽梦华泡影,剩有同心奢愿,春风红萼耿无言。

不要不是斋评:上联写苏小小,以“洁质”贯穿始终,拉来岳武穆坟前之柏树、林处士孤山之梅花来作衬,犹显“秋水芙蓉”之圣洁。下联写慕才亭,首句出人意料,“休更慕”一语令人低回不已;末句尤见才人笔调。

哭井【雪夜梅痕】
有刘琨信、祖逖诚,淫雨霏霏,千秋净土葬良将;
怀蔡琰悲、曹娥痛,冷风瑟瑟,一掬深情托泪泉。

老雨评:用典沉痛。

金秋泰山【黉东老农】
乃五岳之尊,披襟看东去大河,丹日喷薄呈化境;
因群贤而誉,开怀邀西来爽气,金风纷沓访奎垣。

不要不是斋评:首句直捣“泰山”,末句切合“金秋”——杀猪之法可谓“快准狠”。整联意象阔大,气势雄浑。惟“披襟”与“开怀”意重,下联首五言句嫌凑。

莫干山【谢青堂】
浸我心魂,明漪绝底;
照人眉鬓,绿海接天。

一脉花香评:物我交融。绿海接天,似见其美。

莫干山【谢青堂】
云水洗尘劳,万绿荫中卧听雨;
烟峦开远抱,一青峰顶坐谈天。

怀抱昆仑评:文字风致卓绝,选景造境超拔于尘嚣之外,上佳。

浙江普陀山【抱犊散仙】
观音在汝心头,有感即应,水月风松都是;
证道由斯渡口,惟诚乃济,潮声蜃景皆空。

老雨评:感思、用词皆佳。

阿里山【不要不是斋】
想见日蒸云海、霞染林涛,虽我未登临,何故难禁忧国泪;
漫夸壮也如山、美兮若水,夫谁曾痛哭?拟从此寄望乡魂。

谢青堂评:联紧扣合台陆之间的血脉联系,故有忧国泪、望乡魂之说。美景只是引子,景为情服务,前段的两自对大大加强了后段情绪发挥的感染力。

题郑州黄河游览区【林从龙】
晴雨总宜人,听洞口涛声、园中莺语;
风光堪入画,看河心雁字、天际渔舟。

老雨评:遣词雅丽。

玄武湖【试剑】
湖水洗沧桑,四十里波光潋滟,风物常新,鼓角楼船如幻梦;
游程寻典故,几千年月色凄迷,英雄渐替,诗囊画本染尘劳。

来者评:大场面大时空交汇,更显沧桑无限,史事纷纭。

莫愁湖【故园天籁】
胜迹邻风云故地,兴废有凭,遗鉴不随流水去;
湖波映荏苒流年,楼台无恙,春风还待解人题。

时习之评:题莫愁湖而能跳出英雄美人老套,文字亦清新可喜,是其佳处。然惟因不涉英雄美人,于切题则已逊一筹,可谓有一利必有一弊。

梦想桃花源【谢青堂】
一舸泛清溪,村舍俨然,太守长留问津憾;
万花迷野渡,经过渺矣,渔郎应悔出山心。

老雨评:曾闻下笔最好是出新,斯诚不谬,然若有真情,便不新也佳。我若是渔郎,定要终老桃源,安肯再入浊世也!

踏小梧桐【谢花红】
山横沧海,城塞南天,十万烟波奔来眼底。此间远俗离尘,临风近雾,正好养痴养嗔,买狂买醉;
寺镇仙湖,钟悬净土,三千福祸缓上眉头。当年参禅问道,习史修儒,自当戒进戒退,慎乐慎忧。

来者评:乃心情写照,由景及人,由人及心。上下联的后半部分转乘过急,然前后段各自读来,却又笔触流畅,无丝毫窒碍,可谓成败皆气脉也。

拟题浙江奉化溪口镇【抱犊散仙】
堪夸人杰地灵,剡水有情仍涨绿;
毋谓胜王败寇,雪峰无恙尚堆青。

来者评:休说风流人物,自古江山一局棋,读之会心。

鲸鱼沟【倚剑长天】
传闻原以鹿名,想沧海桑田,未必不遗鱼迹;
话说劫凭鲸渡,比浮槎斐木,自然更赋神奇。

时习之评:鲸鱼沟仅系民间传说,较有史籍诗文记载者难着笔。然作者上言虽经沧桑,“未必不遗鱼迹”;下用“诺亚方舟”作衬,思路甚巧。全联格律严谨,对仗亦颇见功力。

题福建永安桃源洞【金锐】
石径转羊肠,今每扶竹杖游,尚觅林泉谈野趣;
天风下鸾驾,我疑与仙云化,偶从吟啸识苍山。

寂寞西风评:虽有“羊肠”、“鸾驾”之对,然末二句终嫌草率。永安桃源洞之行,以不合时宜“我从鲁仲连乡里而来”联为骊龙之珠,此其鳞爪而已。

题福建永安桃源洞【不合时宜】
此乃陶元亮记中之境,看灵秀溪山,入洞皆为寻胜客;
吾从鲁仲连乡里而来,对沧桑城郭,问津欲作避秦人。

老雨评:此联可谓切题之典范。上联切地,下联切己;尤其鲁仲连一典,稳切桃源、作者之籍贯、心情。

武强医院杯征联【云深不知处】
秉性在慈悲,要教一乡百姓,说医者父母心,始信悬壶能济世;
斟酌唯谨慎,虽则几副单方,是黎民死生事,须知纵己即杀人。

时习之评:应征联却能不作套语,不作吹捧语,而能言之有物,言之成理,故佳。

茶楼【北纬42度】
果似大乾坤,萃古今奇香,落座均为吞海客;
未遮真肺腑,并浮沉片叶,倾杯不计转萍身。

寂寞西风评:“似”不如“是”,又“未遮真肺腑”一句,得咏物精神,大佳。

江上居【林南】
江上辟新居,待唤取往来人,问鲈鱼事;
云中来雅客,共忘却今古念,作海鸥身。

寂寞西风评:上联将《江上》诗意与张翰典故融合,而切合所题“江上居”。(金锐按,重一“来”字,似可避之,作者疏矣。)

戏台联【林南】
莫谓台前戏不真,从昨日看今朝,直指千秋而后;
须知世上人难做,作忠臣或逆子,全凭一念之间。

怀抱昆仑评:能切题而复作醒世之论,此最难得之处。然仅有忠臣或逆子之类比终嫌小而略觉不合时宜。

学校【兰陵主人】
为学宜作清水池塘,波澜不惊,纤尘不染;
寄语依然先贤道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金锐评:此中正语,大方得体,后两分句之自对工巧异常。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